速溶还是挂耳——便携咖啡之间的江湖情怀

 速溶还是挂耳——便携咖啡之间的江湖情怀

提起咖啡,绝大多数人脑海里浮出的第一印象就是超市中五颜六色包装盒的速溶咖啡。在咖啡文化的普及和发展中,速溶咖啡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可谓功不可没。作为第一波咖啡浪潮的代表,让人们告别了咖啡的酸楚与苦涩难咽的古老印象。而随着第二波和第三波咖啡浪潮的诞生和发展,以星巴克为代表的现磨咖啡和手冲为代表的精品咖啡一再的动摇着速溶咖啡的江湖地位,人们也不再满足于单一的追求美味,给咖啡增添了更多的附加定义,“新鲜”、“健康”等等更多的需求让速溶咖啡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在无法选择其它咖啡来满足口欲的时候的一种替补之选。
而即便甘心作为替补之选的王牌力量,也面临该阵列中出现“C位”的压力,就是2001年由日本人发明挂耳包并推出市场的重孙晚辈——挂耳咖啡。
与速溶咖啡的不同在于,挂耳咖啡的最大特点是成分为单一的黑咖啡,不含任何其他添加,可完全满足人们对健康的要求。喝黑咖啡能够抑制体内脂肪的转换和积累、促进脂肪的分解而达到瘦身效果,除了提神之外,还可预防二型糖尿病,具体请参考我们之前的文章《黑咖啡对人体健康的作用和影响》。
挂耳咖啡的原料一般采用基于阿拉比卡系豆种的精品咖啡豆,比如你可以购买到真正的曼特宁挂耳咖啡,而不用去喝依靠添加剂调出的“曼特宁味”速溶咖啡。并且因为没有添加成分,对于咖啡风味的要求更依赖于咖啡豆的质量、烘焙技术及研磨和存储方式,从而集合了精品咖啡的主要特点,因此可以说挂耳是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的产物,用以满足人们对精品咖啡便携性的需求。
速溶咖啡则是完全采用罗布斯塔豆种,例如世界第二大咖啡产国哥伦比亚就习惯将本国生产的精品阿拉比卡系咖啡出口赚GDP,再进口足够的罗布斯塔豆回来做成速溶咖啡,满足国内的低端消费所需。而且即便是罗布斯塔豆,好点的也都拿去做意式拼配了,剩下残缺的和大小不一的豆子才会用来做速溶咖啡的原料,而对其味道和口感完全是倚靠各种添加剂的作用。因此可以说我们喝到的速溶咖啡实质是“含有天然咖啡因成分的一种人工合成饮料”,之前我们有介绍过罗布斯塔的咖啡因含量是精品阿拉比卡豆的两倍甚至更高,因此其作用仅可满足想通过喝咖啡达到提神目的的人士。
“植脂末”作为改善速溶咖啡口感的关键成分,其学术语叫做氢化植物油(一种人工油脂,包括人们熟知的奶精、植脂末、人造奶油、代可可脂等),本身它对健康是无害的,这点也得到了化学家和营养学家们的公认。所谓的油脂氢化过程本来是为了把不饱和脂肪酸变成饱和脂肪酸,增加固体油脂含量。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发生叛变的,由顺式变成了反式,于是反式脂肪酸就这么出来了。虽然含量很少,但也很不幸的把氢化植物油带下水,成了健康人士攻击的目标。
反式脂肪酸不容易被人体代谢,长期食用就会在体内堆积,于是时间久了一系列高血脂病就来了,尤其对心血管的危害是比较大的。根据调查,我国国民每天摄入的反式脂肪酸占膳食总量的0.16%,目前属于安全范围,远低于联合国1%的最高限值。因此注意摄入量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天天喝,还是建议选择健康的黑咖啡。
市场发展也较好的迎合了人们的健康需求,2016年我国速溶咖啡的市场占有率高达84%,到2018年这一数值降到71.4%,而全球速溶咖啡占有率仅仅不足13%,差距可谓悬殊。我国咖啡市场潜力巨大,年增长率在15%,远高于全球市场2%的增长率。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国内黑咖啡的市场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并且来自家庭与办公环境的消费将成为主力部分。
市场的进步总是基于对消费需求的迎合,拒绝化学物质和亚健康风险,是我们不断提高生活的水平同时也在追求的目标。挂耳咖啡制作过程简单环保,可以通过选择各种不同的咖啡品种,来满足喜欢的风味和口感,其咖啡树也是生长在海拔1200米以上的天然有机环境中。在了解挂耳咖啡与速溶咖啡的本质区别后,会不会也像小编这样被迅速圈粉呢^_^
咖啡的逐渐普及已经不再只是一种流行文化,更多的将会融入到生活和工作中,扑鼻而来的香气会瞬间带走不悦的心情和内心的压力。一阵小憩之后,就带着复苏的激情继续投入我们的奋斗之路吧!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发表评论
昵 称:
邮 箱:
主 页: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