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席地而坐

           电影开头是一天的清晨,于城光着身子坐在床边讲满洲里的马戏团有一头大象习惯坐着,好友的女友躺在他旁边,两人刚穿上衣服就被回家拿皮鞋的好友发现,好友难以接受眼前这幕,纵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于城的弟弟于帅在学校是个小霸王,喜欢欺凌同学,偷拍各种不堪入目的小视频发在网上。有天他的手机被偷拍对象李凯偷走,他找李凯索要,李凯拒不承认。韦布相信李凯没投,便替李凯出头,结果在和于帅的争执中失手将于帅推下楼梯,韦布见状仓皇逃离学校,于帅的妈妈给于城打电话,让于城找到韦布。

韦布早晨刚跟退残的爸爸吵完架,把于帅推下楼后他跑回家拿钱想出去躲起来,结果私房钱被爸爸没收,无奈去了奶奶家,却发现独居的奶奶已经亡故,离奶奶家不远的姑姑一家却毫不知情。韦布又去台球厅拿寄存在那里的球杆,想跟台球厅换点钱结果被拒,还差点被于帅发现,逃跑后遇到了邻居王金,在王金跟别人的争执中又帮王金出面,得到王金的同情后借到钱,并拿球杆当抵押。

王金跟女儿女婿住一起,这个老房子是王金的,女婿是个老师,想为他们的女儿换套小面积的学区房,因为学区房容纳不了一家人只得让王金去养老院,王金带着抵触情绪出去遛狗散心,结果爱狗被另一条走丢的大白狗咬死,他找到这条狗的主人,去他们家讨要说法,却没想男主人是个无赖,王金被赶出门。在大街上跟他争执的正是大白狗的男主人,王金在给了于帅钱后回到家。

王金回家时在楼下遇到前去找韦布的于帅,于帅一行看到王金手上的球杆,便问球杆哪里来的,王金不招,跟他们打了一架,王金在满洲里当过兵,对付这几个小流氓并不吃力。回到家后他女儿却说狗被咬死是好事,这样他就可以安心的去养老院,王金心灰意冷,到养老院了解情况,看到那里的老人满脸的死气沉沉,似乎都是在等待一个终点的到来,失落中他想回满洲里看看。

韦布拿着王金给的钱找到同学黄玲,想要黄玲跟她一起走,却遭到黄玲的嘲讽和拒绝。黄玲的妈妈是个做药品销售的业务员,每天忙于应酬带着一身酒味回家,母女关系紧张甚至敌对,黄玲在不堪忍受的家庭矛盾里跟学校的副主任好上,搞起了师生恋,因为她喜欢副主任家里的干净整洁。在拒绝韦布的“邀请”后她找到副主任,两人在蛋糕店吃甜品,聊天过程中副主任说了一番很消极的话:“人活着呀,是不会好的,会一直痛苦,一直痛苦;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一直痛苦。以为换了个地方会好,好个屁呀,会在新的地方痛苦”。

之后黄玲跟副主任回家,刚坐在沙发上就收到同学的电话,让她看班级群消息,结果令她愕然——群内发的却是她跟副主任在一起的视频。黄玲把手机给副主任看,副主任暴躁至极,坡口大骂当代的学生,大喊“我完了,去不了新学校了”,然后扫黄玲出门。

黄玲回到家,主动跟妈妈坦诚了这件事,又遭嘲讽,正当她把自己关在屋里时副主任老婆找上门来,副主任跟随其后。副主任的老婆对着黄玲妈妈一番侮辱,黄玲躲在屋里不敢出门,翻窗逃走,离开的时候从单元门口听到骂声,于是抄起放在单元门后的棒球棍,进屋分别狠狠的给了副主任夫妻俩一闷棍,离身而去。

于城找韦布未果,跳楼好友的妈妈也已经坐飞机赶了过来,他应付完后准备去满洲里躲几天,走之前约了他还没追到手的女友,两人吃饭的饭店厨房失火,韦布挺身而出救了饭店老板,这一幕得到女友的好感,但最终还是遭到了拒绝。于城回到医院,想在走之前看看于帅,却没想到于帅已经死了,父母对他破口大骂拳打脚踢,这一幕恰好被前去探望于帅的韦布看到,韦布临时退缩,转身溜走。

韦布到车站买票遇到黄牛买了假票,在索要票钱的时候被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却不巧票贩子正是于城的同伙,票贩子看到韦布的身份证通知于城。于城赶过去问他要去哪,韦布说去满洲里看大象,于城心软决定放韦布走,然后给跳楼好友的妈妈打电话,说好友跳楼时他也在场,但终没坦白他跟其女友的事情,挂掉电话后准备和于城一起去满洲里。

然而老天不遂人意,于城在被票贩子挟持的时候偷偷给好友李凯发了定位,李凯带着早晨从家里拿的他爸爸的枪前去营救,其时韦布正跟于城沉闷的蹲在一起,李凯拔枪威胁于城放了韦布,两人僵持中另外两个给韦布买票的票贩子从后面抱住李凯,李凯惊吓中失手开枪,正中于城大腿,票贩子吓的落荒而逃。

又一幕充满绝望的镜头,于城疼的瘫在地上,韦布呆若木鸡,李凯自知惹下滔天大祸,开枪自尽。

王金买了两张票,他要带着孙女一起去满洲里,韦布和黄玲也来到车站,三人机缘巧合下再度汇合,火车班次临时取消,改坐客车中途转车前往。

夜色中,乘客依次下车,木然的站在客车旁边。远处,传来一阵大象的长鸣……

引用通告: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电影  
相关日志:
  • 人体蜈蚣  (2017-11-10 13:42:14)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发表评论
    昵 称:
    邮 箱:
    主 页: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