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和李一男:独狼与草原的抉择

华为Mate20的发布让人们把焦点对准了大管家余承东,“余大嘴”的称呼有点亲切和调侃,而他在短短六七年内把华为手机从一个只能贴牌的产品做到今天的地位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面对他今日的成就,难免有人在讨论到底是余承东成就了华为手机,还是华为手机成就了他。
在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之前突然想到一个人,也是本人最早的偶像——李一男。对于这个名字可能熟悉的人并不多,之所以拿他跟余对比是因为他们早期有非常相似的经历:李一男1970年出生,余承东1969年出生。前者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23岁加入华为,后者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同样23岁加入华为,通过履历来看可以说他们的起跑线是相同的。
两个人早期在华为都取得显著的成就,李一男在华为是公认的技术天才,极受任正非赏识,几乎把他当儿子对待,在当时人们眼里已经把李一男当成是华为的太子,任正非的接班人选,27岁就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简直开挂的人生。
余承东虽然没有那么耀眼的光芒,但在他相继就任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片区总裁期间同样取得巨大的成就,对于他在负责消费终端(手机业务)之前的表现,人们评价他“余总就职于哪个部门,那个部门的兄弟就会跟着发财”,“没有余承东,华为难能有今天在欧洲的地位”。
而时至今日,两个人的命运却有了天壤之别的差距。
李一男2000年从华为离职,以股权兑换价值1000万的华为设备创办了港湾网络,并做了华为的高级代理。对李一男的离职任正非虽然心痛不已,但仍在深圳五洲酒店设宴相送并要求所有华为高管必须参加。随后天才的头脑和独到的眼光使其第一年便做到了2亿订单,第二年获得10亿风投,一时可谓风光无限。但这位不走寻常路的少年天才后来打起了老东家的主意,将公司定位从华为代理转变为其竞争对手,并大肆挖走华为的高端人才,侵犯专利,赤裸裸的挑衅华为的核心业务,一度令华为腹背受敌举步艰难。终于2004年任正非成立“打港办”,公开迎对港湾网络,要求对于所有港湾参与的项目华为不惜以零利润、赔钱、甚至白送的手段加以竞争,一场血雨腥风的商战或者也可以称为华为的门户清理行动就此展开,年轻的港湾网络开始疲于应战,最终经历几番波折,难逃2006年被华为收购的下场。后来根据收购条约李一男需要继续在华为任职两年,之后他再次离职,先后加入百度、移动12580、金沙江创投,到再次创业的牛电科技,期间虽然也取得过一些成就,但终究再也不复在华为时候的光芒,乃至后来因为在金沙江创投期间对业务的违规操控而身陷囹圄,一代天才日渐暗淡。
余承东则相对低调很多,在华为相继负责3G技术、无线终端、欧洲片区,2010年被调回担任消费者终端CEO,彼时的华为手机在市场上无立针之地,传言任正非在看到华为的手机模型时二话没说一把摔的稀烂,几乎所有人都不想接这块自毁前程的烫手山芋。余承东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接手烂摊子,任正非也对他赋予了极大的期待和信任,坚持不插手的态度。
经过内部团队整顿、微博品牌宣传(外号余大嘴的由来)、坚持使用自家不靠谱的麒麟芯片、产品线规划等等一系列举措之后,在2013年P6手机市场爆发,终于以华为自身品牌得到市场认可。之后将荣耀品牌分离,Mate与P系列的高端定位铺就了华为手机的辉煌之路。余承东公开对雷军和小米"屌丝"的评价,虽然让人对其褒贬不一,甚至质疑人品素质,但终究可见他的底气和野心。
很难想象如果李一男没有离开华为如今他和华为会有怎样的成就,但现实中没有如果。有人研究说人的一生会有七次改变命运的机遇,从20多岁踏入社会后开始平均每七年会遇到一次。李一男异于常人的抓住了前两次,之后却屡遭折戟,天才之路走的令人唏嘘。所以人生大抵是没有先前的预设,而后期的努力与坚持确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都熟悉了《乔家大院》孙茂才的经历,李一男作为现实版的孙茂才跟余承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回到文章最开始讨论的问题,答案似乎就很明了了。最后就用一句话总结,再厉害的独狼也无法称霸一片草原,倒也恰好呼应了华为一直以来所谓的狼性文化。

引用通告: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事业  管理  团队  
相关日志:
  •   (2014-3-7 20:19:34)
  • 这半年  (2013-7-7 20:29:56)
  • 变革的苦思  (2013-5-22 20:22:12)
  • 得失  (2013-2-5 20:32:10)
  • 公司管理周期计划 Beat1.0  (2012-11-21 19:36:38)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发表评论
    昵 称:
    邮 箱:
    主 页:
    验证码:
    内 容: